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期貨信托擔保 >> 正文

業內專家解析信托業“引進來”與“走出去”的路徑選擇

2019-06-27  來源: 金融時報   瀏覽量:
金融業對外開放各項措施正加快落地。相比其他金融同業,信托行業的對外開放有著自身的特點和難點。

本網訊:金融業對外開放各項措施正加快落地。相比其他金融同業,信托行業的對外開放有著自身的特點和難點。過去,信托公司在引入外資股東、開拓國際化業務等方面進行過嘗試。在新時代,再提信托業對外開放,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機遇與壓力同在。《金融時報》記者日前就信托業對外開放相關問題采訪了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和中鐵信托公司總經理陳赤。


  《金融時報》記者:相比其他金融同業的開放進程,信托業對外開放現狀如何?


  翟立宏:從去年和今年提到的有關金融機構對外開放舉措看,涉及股權、市場準入、業務經營范圍、監管規則等具體內容。


  從國家政策層面提出的開放措施看,不同金融行業對外開放的具體內容和進程不一致,相比其他金融同業,信托業的對外開放深度和進程存在一定差距,獲得的政策支持和具體引導較少。2018年4月,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宣布的11項金融開放措施中,涉及信托的僅1項,即“鼓勵在信托、金融租賃、汽車金融、貨幣經紀、消費金融等銀行業金融領域引入外資”,而涉及銀行業、保險業、證券業的分別為3項、4項、4項,且內容更為具體。2019年5月,銀保監會再推出12條對外開放新措施,其中,6條關于銀行業,4條關于保險業,信托公司和消費金融公司各1條,涉及信托的一條為“取消境外金融機構投資入股信托公司的10億美元總資產要求”。


  從各行業對外開放進程和現狀看,信托業現有的對外開放廣度和深度不夠,缺乏“先發優勢”,可借鑒的經驗較少。銀行業方面,自2017年我國加快金融開放以來,得益于準入門檻降低與業務限制松綁,外資行經營狀況開始回暖,隨著我國金融開放邁入高效落地階段,這一趨勢有望持續。保險業方面,保險業在世貿組織制度框架下率先開放,保險成為我國金融業開放程度較高的領域。證券業方面,隨著金融開放信號漸強,外資進場積極性明顯提高,目前約有19家合資券商排隊候審,市場主體將進一步增加;未來或將在國內券商薄弱的財富管理、衍生品等業務上發揮專業化優勢,在加劇競爭的同時,助推行業走向專業化。信托業方面,信托業近些年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外資股東退出趨勢。隨著金融開放的深化,未來“引進來”的趨勢可能會有所扭轉。不過,信托公司“走出去”的步伐有所加快。截至2019年5月末,已有25家信托公司獲得QDII資質,18家機構獲得相應額度。


  《金融時報》記者:從信托自身實踐以及發展特點看,信托業對外開放有何難點?


  翟立宏:從行業自身發展特點看,信托業獨特的發展特點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外資參股信托公司熱情不高。一是整個信托業尚未形成完整的穩定的業務體系,正處于行業轉型發展的關鍵時期;二是在實踐中,外資持股信托公司話語權較少,較難參與到公司的戰略布局、經營管理等方面,同時,國外的信托業務跟國內的信托業務有一定的區別,外資在業務方面發揮作用不大;三是我國信托法律制度、配套制度、監管規制尚不健全,阻礙了部分信托業務的創新發展。


  陳赤:從實踐看,引入外資股東的信托公司在2014年年底時有11家,目前尚余7家。當年引進境外金融機構入股信托公司的初衷,一是增加制衡力量,完善法人治理結構;二是引進先進的風險管理技術,強化內控體系;三是引進成熟的業務模式,升級業務體系,優化業務結構;四是業務協同,特別是利用外方在境外發達市場的人才、產品和經驗,開拓國際化業務。


  信托業過往引進外資的實踐,既有不少成功之處,也有很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客觀地分析,信托初級階段以風險型融資類業務為主的單一業務模式,未能有效發揮外資機構在專業上的比較優勢,反而產生了一些掣肘,損失了一些決策效率,錯過了一些業務機會。


  《金融時報》記者:當前再提信托業對外開放有何意義?


  翟立宏:相比于2007年8月出臺的《非銀行金融機構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和2015年6月出臺的《信托公司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放開外資持股要求的政策,本次金融開放鼓勵信托業引進外資,在提出時機上有三大意義,一是整個金融領域擴大對外開放的力度和密度是空前的,外資進入中國金融領域的選擇會更加多樣;二是資管新規正式實施,實現了包括信托在內的大資管行業的“三通一平”,信托行業發展短期承壓,長期利好;三是信托管理資產規模大概率階段性見頂,信托公司在業務模式和管理模式上都必須精耕細作,大力提高主動管理能力。


  對信托公司而言,引進外資股東不僅可增加公司資本實力,也可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公司治理水平、管理能力和投資能力,實現資源共享,對公司業務發展將起到推動作用。但內、外資股東在價值觀、風險觀、戰略觀等方面存在較大差異,雙方在長期戰略、經營決策、業務拓展以及合規風控等方面的不同理解也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合作的質量和效率。從長期看,鼓勵引進外資有利于信托公司做強本源業務,提升公司綜合競爭力,不過短期來看,涉及到配套制度的改革。


  陳赤:取消境外金融機構持有國內信托公司比例的上限,取消境外金融機構投資入股信托公司的10億美元總資產要求,體現了銀保監會促進信托業擴大開放的積極態度。


  在新時代,信托業進入了融資業務與資產管理業務并重的中級階段,引進優秀的境外金融機構作為重要股東正當其時。引進外資,不僅有利于那些一股獨大的信托公司改善股權結構和法人治理機制,而且有利于幫助信托公司在資管新規框架下實現主營業務創新發展和轉型升級。長期以來的路徑依賴,造成信托公司長于融資而拙于投資。引進具有悠久經營歷史、豐富投資經驗和先進風控技術的境外金融機構并建立業務協同,有助于信托公司開展面向成熟企業的項目股權投資業務,面向成長型企業的VC、PE投資業務,面向上市公司或行業龍頭企業的并購投資業務,面向資本市場的公募化的證券投資業務;有助于信托公司走出去到“一帶一路”沿線地區支持國際合作,進入發達資本市場布局全球資產配置;有助于信托公司深化對信托文化的理解和執行,更好地開展以家族信托為主的財富管理業務。


  《金融時報》記者:伴隨對外開放的深入,信托公司要面對哪些壓力?


  翟立宏:金融同業競爭加劇。隨著我國金融開放的深入,外資進入中國金融領域的選擇會更加多樣。未來,國內外各類金融機構將在更大的金融開放背景下尋求業務發展。基于現有的金融開放程度和進程,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未來可能將會有更加先進的經營理念、更加高效的投融資策略,為信托行業帶來更大的競爭壓力。


  對中資股東形成一定沖擊。 如今的金融業開放不是一股風潮。金融對外開放,鼓勵信托業引進外資,有利于發揮外資的綜合優勢,預計對外資的吸引力會更大。這對信托公司的客戶和消費者自然是好事,但對信托公司的中資股東會形成沖擊。


  《金融時報》記者:對于信托業對外開放有何建議?


  陳赤:為早日形成信托業對外開放的新局面,需要監管機構和信托公司共同努力,就信托公司而言,大股東方面要樹立良好心態,“舍得”與外資股東分權、分利;在引進外資時,不應局限于歐美發達地區,不妨眼界更開闊些,尤其是多聯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優秀金融機構,以便未來在國內國外兩個市場更好地開展合作,有力地支持“一帶一路”建設。寄望于監管機構,一是給中外合資信托公司的股東準入、高管準入、業務準入等事項建立綠色通道;二是新近放開引進的總資產在10億美元以下的多是專精于某一領域的“小而美”的機構,他們直接參股信托公司成為重要股東,會面臨出資額巨大、對許多信托業務不熟悉等壓力,建議允許信托公司設立中外合資的專業子公司,如PE投資、財富管理、公募信托、互聯網信托子公司,從而在某一類或某幾類信托子公司層面引進同一或不同外資,更好地契合中小型境外金融機構的實際能力和投資意愿。(稿源:金融時報  責任編輯:宿波)


內蒙古金融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內蒙古金融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內蒙古金融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內蒙古金融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內蒙古金融網)”的作品,內蒙古金融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Copyright ? 2007-2018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內蒙古金融網版權所有

郵箱: [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 0471-4952235   傳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顧問: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蔣   利   電話: 18686014277

                        內蒙古若輝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李文靜  電話: 18404823333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經營許可證 蒙ICP備08100000號

·內蒙古金融網絡傳媒中心 中國網通集團提供寬帶支持  技術支持:微邦網絡

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