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期貨信托擔保 >> 正文

信托如何實現破產隔離

2019-11-08  來源: 金融時報   瀏覽量:
近日,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下達《執行裁定書》,支持山西證券作為案外人對融信租賃股份有限公司與其債權人借款合同糾紛訴訟保全一案中將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的監管賬戶作為執行標的的異議,法院認為該監管賬戶的資金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權益,依法對該賬戶中止執行。

本網訊:近日,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下達《執行裁定書》,支持山西證券作為案外人對融信租賃股份有限公司與其債權人借款合同糾紛訴訟保全一案中將資產支持專項計劃的監管賬戶作為執行標的的異議,法院認為該監管賬戶的資金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權益,依法對該賬戶中止執行。此舉被認為是首例獲法院支持的ABS監管賬戶破產隔離的案例,將對ABS市場產生深遠影響。


  一、案件簡述

  本案大致涉及到兩組法律關系:一是債權人某信托公司對借款人融信租賃的金融債權,二是融信租賃與山西證券之間的證券化產品合作關系,即融信租賃作為發起人將基礎資產有償轉讓給專項資產支持計劃(SPT,實質是特殊目的信托),同時專項資產支持計劃委托融信租賃作為服務機構,管理、歸集基礎資產產生的現金流。與法院相關的程序是,信托公司作為債權人因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申請法院執行時一并查封了作為SPT管理人山西證券以融信租賃名義開立的現金流歸集監管賬戶。此時,山西證券為維護ABS受益人的利益,向武漢中院提出執行異議,主張山西證券代表ABS受益人享有該賬戶全部權益。


  二、法院判決及其邏輯

  法院根據最高院有關執行異議的司法解釋,在執行裁定中主要審查了三個問題,即案外人是否是權利人、權利是否合法真實以及權利能否排除執行。對于第一個問題,認為本案銀行賬戶的所有人與實際權利存在不一致的情況,核心邏輯是,賬戶資金為種類物,具有流通性,“登記主義”不可直接適用;同時,該賬戶由銀行、山西證券與融信租賃多方開立監管協議,明確融信租賃僅為資產服務機構,其權利只限于歸集租賃回款匯入該監管賬戶,因此該賬戶為特定化賬戶,最后,資產轉讓行為在人行征信系統履行了登記手續,有對外公示效力,因此,山西證券為權利人。第二個、第三個問題自然順理成章,沒有其他法律障礙。最后法院裁定山西證券異議得直。


  三、評價

  這個案例雖不是最高院公報案例,但對ABS行業具有比較重大的示范效果。


  信托財產的破產隔離,一直被信托專業人士認為是信托制度的獨特優勢。要正確理解這個功能,建議還是需要回到基本法律關系,去討論各類權利在破產程序的不同對待。


  信托制度區別于合同的最大的區別在于法律規定了,信托財產既區別于委托人又區別于受益人自己的財產(《信托法》第十五條),名義上雖為受托人所有,但也非受托人自己的固有財產(《信托法》第十六條),從而造成了受托人本身的“人格分裂”——一個人格是代表自己,一個人格是代表受益人。


  但何種財產在何種情況下可視為信托財產,并非毫無疑問。英國判例法(Knight v Knight)形成的信托成立三確定原則(three certainties),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信托財產的確定性(另外兩個為信托意圖及信托受益人確定),武漢中院也著重對信托財產的確定性進行了論證。不過,信托設立時的信托財產確定,可以保證信托成立,但不一定確保永久的信托財產的獨立性、破產隔離,使其絕對的免疫于受益人/受托人的債權人,還取決于信托財產具體管理和公示方式。在早期英格蘭信托財產主要形態為不動產,在當代,不管有無信托制度,不動產的權屬各國基本都有登記制度,而對于貨幣資金,主要權屬特征就是賬戶持有即所有規則。


  在中國目前信托業,信托資金必須設立獨立的托管賬戶以區別于受托人自身的固有資金。對于信托保管專戶中的信托財產,隔離功能基本沒有太大異議。近期渤海信托請求法院解除因(2019)粵執保47號裁定書凍結其信托專戶及信保基金專戶的異議申請,也得到了法院的認可。


  但本案融信租賃監管賬戶中的資金,能否直接視為是信托財產,需要證據上的支持,幸虧債權人某信托公司,可能了解行業內基本規則,并沒有在證據方面用盡全力。一般情況下,與信托財產有關的賬戶包括三類:信托專戶、在信托專戶外設立的信托運用戶(信托計劃名義)、在交易對手開立的監管賬戶。對于第三類賬戶,類似銀行貸款時以借款人名義開立的資金使用和歸集賬戶,此次法院的裁定事實上以證據(賬戶開立時的監管協議)推翻了一般“賬戶所有人即資金所有人”的推定,而這一步從法律推理上說其實走的稍微有點遠、有點險。


  在早先的一些案例中(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執行裁定書(2014)甬余執異字第23號),法院并未支持華融信托對浦發銀行執行借款人監管賬戶中資金的異議申請。差別可能僅僅在于,融信租賃案涉及到ABS更多投資人的利益,值得注意的是,法院論證中所提到的基礎資產(租金應收賬款)在人行的應收賬款質押或轉讓登記,并不是賬戶資金公示和對抗效果的要件。


  從結果上看,法院的確保障了類似結構中信托計劃(ABS專項資產支持計劃)對監管賬戶的資金的權利,并認為受托人山西證券為賬戶的“權利人”。更進一步說,法院在此擬制了一個推定信托(resulting trust):即賬戶所有人融信租賃并非資金真實所有權人,他僅僅是賬戶資金的trustee,受益人實際是代表信托計劃的管理人山西證券,因此法院支持其異議。在英國,有個與本案高度相似的案例Barclays Bank v. Quistclose,該案確立了Quistclose Trust。


  這個結論并非不會遇到挑戰。在英國,此類推定信托在任何時候都需要站在證據優勢上,受益人的權利是equitable的,而Equity follows common law這個是起碼前提,如果遇到善意第三人其權利有可能會被打折,即信托財產經過權利形態轉換后(資金轉換為債權),信托財產的追及效果可能不足以防范資金運用時,監管賬戶持有人的債權人對監管賬戶中的這些在途資金的權利請求,請注意,特別強調“在途資金”是因為,監管賬戶資金在任何時候不能視為已經到達信托專戶,否則相關債務關系會發生自動清算,因此,也為將監管賬戶資金推定為信托財產造成了障礙。


  在ABS結構中,如何更好地確保破產隔離效果?中國法院自然不會直接引用英國Quistclose Trust的案例,我相信也不會有很多民商事法官知道這個案例,因此與其期待法院擬制推定信托,不如直接在監管協議中明確該資金就是信托財產,明確該民事信托的受益人即代表ABS的管理人,以防止原始權益人及服務機構破產風險。(稿源:金融時報  責任編輯:宿波)


內蒙古金融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內蒙古金融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內蒙古金融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內蒙古金融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內蒙古金融網)”的作品,內蒙古金融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Copyright ? 2007-2018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內蒙古金融網版權所有

郵箱: [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 0471-4952235   傳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顧問: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蔣   利   電話: 18686014277

                        內蒙古若輝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  李文靜  電話: 18404823333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經營許可證 蒙ICP備08100000號

·內蒙古金融網絡傳媒中心 中國網通集團提供寬帶支持  技術支持:微邦網絡

时时彩开奖记录 汽车美容店赚钱经营指导 手机淘宝快3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群英会开奖 直播 pmi与上证指数的关系 好一点的时时彩计划软件 双色球蓝复式奖金多少 广东福彩快乐10分开奖 6码复式二中二共几组 卖金属复合板赚钱吗 通比牛牛怎么玩不输 pk10两期计划 股票融资融券开户条件 加盟卡盟盟赚钱吗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哪个准 玩扎金花技巧顺口溜